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论文著作
经济
系统论
哲学
国防建设
社会主义建设
文化艺术教育理论
其他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其他
我们的研究工作要实验与理论并重

发布时间:2005-09-05 10:19:54   点击: 9035次
本文共3页 当前为第2

在深入下去的过程当中,我就说到第三点。虽然在座的都是做实验工作的,我想理论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到底猜想合不合乎科学驹道理7还是要靠理论工作。如果说是等离子体,需要在理论上加以证明,所以理论工作还是很重要的。这可以从现代科学来看一看,原子物理和高能物理研究都是实验工作与理论工作同时进行的,二者缺一不可。在这个问题上,恐伯我们队伍中还少一些真正能够搞理论工作的同志。这几年我也在动员人参加这项工作,但动员到的没有几个人,有些理论家不大感兴趣。我能动员的,是国防科技大学二系的几位同志,如赵伊君、朱代漠同志还可能有一位更年轻的谭暑生同志,他们对现代物理学理论有点根底。赵伊君、朱代漠同志对量子物理都感兴趣,而量子物理与特异功能的关系是值得注意的。

说到这个问题,我谈一点我最近看到的一些文献。从量子物理最基本的问题说起。量子物理在30年代,爱因斯坦一直是对它不大满意的,他曾经说,“我相信上帝不是掷被子的。”就是说,他认为客观世界是决定论的,不可能是量子力学那样非决定论的。这个争论一直到现在,50年了,问题实际上没有解决。现在的理论物理学家都回蹬了这个问题。宋代漠同志不久以前参加了一个现代理论物理学讨论会,会议上根本不触及这个问题,好象这个问题在他们脑子里不存在,这使朱代漠同志很吃惊。为什么对这么重大的问题漠不关心7我想可能是由于它太难了,啃不动。啃不动就避开算了,在外国也是这样子。爱因斯坦和玻尔汀了多年的笔仗,后来又有人做了工作,也都弄不通。最近我看到的一些材料表明,有一个人对这个问题真正在考虑。这个人就是英国伦敦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戴维德·破姆(DaYid Bolltn)A fk尽年和爱因斯坦接触过,对爱因斯坦的想法是比较熟悉的。他也觉得量子力学的基本问题-----“不确定论”-----总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东西。他在l980年出版了一本书,PM eDeec ond JmoJiofeorJer? Wkokness是整体性, InlpNarte Order 意思是隐秩序,即在我们看到的显秩序的背后还有一个隐秩序,书的名子就是如此。它的主要论点是:整个宇宙是一个整体,从这点出发看一切事物。这个整体论在哲学上是很早就有的,我国古代和古希腊,都是讲整体论。到了现代科学,就把整体论破坏了,一个个分割开来研究。玻姆说是要恢复整体的观点,认为整个宇宙都是一个整体。我们这间房子、北京大学、北京市、地球、天体、天体以外,乃至整个宇宙,都是一个整体。他认为现在所谓的分子、原子、基本粒子,都是这个整体里面的暂时的表现,不是真的,真的并没有这些分子、原子、基本离子。他说,我们认为是个分子、原子,基本离子,其实都是在变的,就好象我们人,坐在这里好象是某某人,其实组成人体的细胞是在变化的,旧的死去,新的生长,是随时都在变化的东西。 我们把它看作是不变的、单独存在的东西,是由于我们目光短浅,不认识这个东西。

玻姆的基本观点就是这样,所以他说量子力学里面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定理都指的是表面现象,还有一个更深的东西,他叫隐秩序。在这个更深的世界里,就好象经典的布朗运动,在显微镜下看到的是粒子乱跑,这好象量子力学所看到的,位置和动量不能同时确定,其实是由于还有更深一层的东西在影响它,这更深一店的东西人们没有看到,看到的是量于力学的不确定论。他不是推翻量子力学,而是认为,量子力学的不确定规律之所以存在,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就是隐秩序。他照这样一个思路发展下去提出了新问题。 为什么我找这篇文章来看呢? 这是因为玻姆在接见记者时说:“我现在这个理论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一旦建立起来之后,ESP和PK这些人体特异功能都可以加以解释,也就都不稀奇了。同时他还透露,爱因斯坦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上没有讲,但是在私人通信中他曾说过,他相信现代科学恐泊还都不行,科学发展下去,恐伯所有隔离一地点的区别、时间的区别,过去、现在、未来的区别、将采恐伯都没有了。戴维德·胶姆的理论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了,特异功能也就不特异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