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媒体报道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76-今
中国导弹航天工程的成功--钱学森系统工程思想的生动实践

发布时间:2005-08-10 17:55:30   点击: 3284次

我认为,钱老的系统科学思想应当追溯到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这样有助于我们从更深的层次上理解钱学森系统科学理论探索与实践活动的重大意义。

1948年,钱学森发表了《工程与工程科学》的论文,明确地指出:“当代,科学与技术研究已经不再是没有计划的个人活动,任何一个大国的政府都已经认识到,这种研究是增强国力和国民福利的关键所在,因此,必须严密地加以组织。”并且提出:“纯科学的发现与工业应用之间的距离已经很短,留长发的纯科学家与理短发的工程师之间的差别也非常之小,他们之间的紧密合作需求产生了一种新的职业,就是工程科学家,他们在纯科学与工程之间架起了桥梁,运用基础知识解决工程的实际问题。”在美国从事现代火箭、导弹研究的开创时期,他富有远见地提出:“火箭导弹技术同其他类型的武器所要求的技术完全不同,必须委托给军事部门的一个新的团体,要用新的军事思想和思想方法进行研究……。”并且在二次大战期间,建议美国成立“喷气武器部”,统一组织领导火箭导弹技术的发展,对复杂工程系统开发和现代科学知识体系问题进行了新的思考。1954年,他在完成《工程控制论》的过程中,又进一步形成了很有创意的系统思想,在“复杂性科学”研究的重要分支——《控制论》研究中作出了富有创造性的贡献。可见,在开创美国现代火箭与导弹事业的初期,钱学森已经超前地建立了系统工程的理念。并且应用系统科学的思想推进复杂工程的科学实践,使其跻身于世界系统科学与复杂性科学早期研究者、开拓者之列。

1956年2月27日,钱老运用系统科学的思想方法,向党中央提交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对如何发展我国导弹航天技术,从组织、科研、设计、试验和生产等方面提出了组织国家规模高科技工程的总体思路和实施方案,很快得到党中央的肯定,于同年10月正式成立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钱老任首任院长,全面负责我国导弹航天工程的实施。在党和国家正确政策的指导下,经过五院领导和全体员工的艰苦奋斗,仅仅10多年时间就组建了学科专业齐全、研制工作配套的导弹航天产业体系,走过了我国导弹航天事业从仿制到自行研制、既艰辛又光辉的历程,研制成功了近、中、远程多种型号导弹武器系统和航天器,使我国跻身于世界国防科技发展的前列。

20世纪50-70年代后期,钱老作为中国航天科技事业的首席科学家,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创立了航天技术创新、体制创新与组织管理创新三位一体的系统工程管理技术,有效地加速了我国导弹航天事业的发展步伐,推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航天系统工程的建立和发展,是我国用最少的投入、比西方发达国家短得多的周期,走向世界航天大国的道路,创造了人类科技发展的奇迹。

20世纪80年代以来,钱老从工程技术领域中走出来,站在振兴国家科技发展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全局的高度,在更加广阔的范围内,考察国际系统科学的发展态势,从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际需求出发,提出了创建系统学的任务。并且从创建系统学走向复杂性研究,寻求解决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理论与方法。近20多年来,钱老亲自带领我国一批中青年科学家,向系统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等前沿科学领域发起了跨世纪之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提出了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结构;社会主义建设体系结构;系统科学的核心概念——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目前惟一能够有效处理复杂巨系统问题的方法论——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方法;探寻了一种进行复杂性问题研究与推进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科学决策现实可行的组织形式与运行机制——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和总体设计部体系,并且正在推进现代科学技术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大成智慧学……,建立了结构完整的系统科学的理论框架。钱学森的系统科学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代科学技术、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在交叉科学前沿领域综合集成的开创性成果,是解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智慧的钥匙”。随着科学技术与现代社会的复杂化发展,将越来越显现出其强大生命力和重大科学价值,成为全人类的宝贵财富。

当今工程科学技术,特别是军事工程技术,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迎来了构建“一体化军事装备系统”即“军事装备体系建设”的新时代。与之相适应,科学方法论必将迎来“还原论”与“整体论”相结合,走向“系统论”发展的新阶段。现代工程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以若干单项高新技术突破为支撑,“综合集成”为主要创新手段,社会化、高度社会化研究与开发活动为主要组织形式,复杂工程系统的开发、建设与运用的科学管理为主要特征的新时代。如果我们在经济社会发展和装备建设发展的过程中,运用系统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建立起社会发展和装备建设发展的新机制,将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装备建设的宏观谋划增添新的活力。

赵少奎


文汇报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