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学术思想研究
经济
系统论
哲学
国防建设
社会主义建设
文化艺术教育理论
其他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文化艺术教育理论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教授吴耀祖试谈中国高等教育与良师盟友

发布时间:2006-01-26 17:40:27   点击: 2786次

一. 前言

教育是一个国家社会运作最重要的一环。它是养育人才资源的渊汇,提供社会经济发展的全盘人才,更需造就隽智远见、有雄才大略的贤明领导人才足以承当大任,指挥国务,尤其为世代昌盛所系。教育犹如人体,也有生命。其运作情态也可谓健康,可以健步旺迈,也可有小恙,更能有沉疴,其中自有其灵枢素问之道。发源有其原动力,滋养传输,脉脉相承,新陈代谢,循环不已。能洞察此中巨细,更非有高见之才莫属。这些道理,尤其在近几十年受到所谓电子革命的影响,奔驰加速,大有莫及之感。然而教育界又必需紧顺其流,深入研讨,以掌握新颖的驾驽法则,俾更能受益于电子革命。

从视界范围说,本文仅能限于以个人所见,试谈今日中国高等教育的几个重点。(涉及国际的部份,仅供参考比较之用。)这是因为教育全豹围太广。单以义务教育而言,中国教育部于2005年11月中提出,尚需十年后才能完成全国免费的九年义务(强迫)教育[1]。中国的高等教育,范围也很宏大,影响广阔。2005年“十五计划”结束时,高等院校即有1600万学生,其中包括60万研究生[2]。近年来在国外留学和继续深造的,即不下二三十万人。在北美许多名校为数足称是各外籍学生之冠,可见其影响之宏远,不言而喻。最近却有一件事,有关国内高等院校学术成就的观察和定论,意义极为重大宏远,非常值得深入研讨。本文在探讨而后,再提供两个方案,希望有所稗益。

二.中国科学院网页一项要闻

中国科学院网页要闻有载:2005年7月29日,温家宝总理看望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深情地对他叙述国家为科技事业制定了未来15年的工作规划,确定了十几项重大专业,要自主创新,跨越发展,引导未来。“这儿有很多是您关心的问题,”温总理亲切地说。“您说的我都同意,但还缺一个。”钱老敏思地回答, 并再解释说:“这所缺一点,是指教育要能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杰出人才问题。这类人才不但要有科学知识,而且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继之钱老述及他幼年教育,受父亲钱均夫先生提系,去学绘画和音乐,学会弹钢琴和管乐器,国画也受到高希舜大师赞赏。他更感谢钱夫人,她是极负名望,备受爱戴的声乐教授钱蒋英女士,谢她在家建立维获了富有优美的音乐艺术环境,滋育身心修养。这些文学艺术资源,对他在研究科技需要激励敏思。瞬间获得突破灵感,是不可或缺的。“而中国现在尚无一所大学,能按照培养独特创新人才的模式去办学,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是很大的问题。”钱老坦诚建言。温总理对此表示感谢,说一定带回这个好意见去好好研究。 (详情也见北京青年报 2005—7—3l。)c q

三.建立高等院校的原则与方案举例

若要建立一个理想的高等学府,自然得有能操胜券的原则与方案,以资遵循,一般举世名校所循原则差异不大。以我服务教研多年的加州理工学院为例,其历年所循原则,是1920年由一个职业专校改名更新为理工学府时为建校三杰所创立。起源于天文大师黑尔(George Ellery Hale),他请来当时为麻省理工副校长化学大师诺颐斯(Arthur Amos Noyes)共同努力合作。这两位大师虽对校董会谦让,婉辞校长重任,然同心协力,请来了物理大师密立根(Robert A.Millikan)出任加州理工首位校长。三位所创原则基于(1)勉励师生追求有启源性和创新性的科研工作;(2)大学本科和研究院课程着重基础和灵话性,以灵活性和科研新成果随时结合,更新课程,俾不失基础;(3)教研享有完全学术自由,以追求富有想象和抱负的工作,重质不重量;(4)为学必须严谨与诚实,全力求真;(5)所有本科生必须在人文社会课程内完成所需必修,并勉励研究生选修,以助培养全才。

沿用这些原则发展,学校代代更新,然从未失真。别的不需论,单说第(4)项,它是为栽培品德修养而立。本科生入学时,都自愿奉守传统悠久和自辖自责的诚信制度(叫HonorSystem),路不抬遗,考试不用监考,言而有信。再说第(5)项则是为了避免理工科毕业生只谙其专业,而缺乏对哲学、人文、艺术的修养和回馈社会的慨念,若时,即非学校所企望的全才。以此精神传薪,现有950科生,1050研究生,290教授,65研究教授,560博士后,比五六十年前改变不多,然报章杂志却常指出加州理工在学术上贡献与其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例如在加州理工85年历史内,荣获诺贝尔奖的教授与校友已有32名得主。这个例子也许有失一般性,然极能阐明钱学森先生所说的问题所在。

四.今日中国高等教育(高教)扼要简述

为了今后高等教育的发展,中国教育部提出了一个“十五计划”, 确定了两项重大目标:扩大高教规模,和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以适应国内经济发展所需人才和科技创新的强大需求。其落实策略含有(a)增加经费投入和开启来源多元化;(b)完善职责制度和执行法规,强化评估和监督;(c)提高教与学的质量。近来,对建立世界一流大学,有多方面呼吁。这首先需要将高校科研和教学密切结合,同时达到世界一流。这项任务又必需要有世界一流研究生和博士后,这自然先要有世界一流的教授,才能在举世教育界的前沿高扬一帜。

为了推动这些计划,政府所给研究经费和竞争性经费不断增加,国内一流大学的教学和科研经费,可望在十年内达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2],尤其是重点大学之最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据说是绰绰有余。例如浙江大学于2000年从经费多元性筹集到6亿总量经费,仅次于清华而在全国排名第二。随之中国高教前列诸校飞速扩展。这样的速度和规模是史无前例的。尤其是扩展规模的加速度,是世界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

总的来说,中国高教的发展计划确是雄心勃勃。若要追询为改革成果作评价,却不是一件容易衡量的事,要看需要检查那些点子,例如所论是量还是质,量是如何衡量,质又是哪些素质;扩展的是图书,哪些图书;还有实验设备,哪些设备;再有教授增加率与毛入学率之比;扩展计划和途径是否高明迅捷;聘用教授系列的来源,内亲繁衍还是无亲为尚。除此还有一个实际和社会心理的问题,即是公平,平等抑是不平等问题,尤其当把高教放宽到普教甚至义务教育时为甚。这方面的重要性可参阅最近南京大学张玉林教授所著的一份蓝皮书[3]。最后,可以指出,欲求这些问题的答案,还要看对哪些学者问。有些学者,心长意深,说穿了不要讳疾忌医,而要规劝不怕良药苦口,于是说高教夺冠,尚未成功。亦另有观点说近年来高教培育了这许多大规模政经发展所需的人才,是相当成功的。

我们姑且不必争论其成果之优劣,见仁见智,或好或坏,而是最为重要的,首先必须诊确教育大业现态的运作情况,有何特征不容忽视,更需对口提供改善和优化的良方,防止严重问题表面化时,为时已迟,徒然枉费了许多宝贵时日。

五.衡量准则和因果关系

高校的教学和科研成果,当然需要有一定标准作效应评估。若鉴测全面,方法良善,结论公正,则所得成绩单将是无价之宝,对招揽新生、吸取经济来源都息息相关。90年代里,评估政策采取一系列数字,包含发表专著数、论文数、科学杂志引用指数(SCl)、专利权证书数等、再沿用公式给总分。在这个政策下,南京大学一连七年名列全国第一(1993—1999),确是应得。由于这张成绩单影响远大,促使北大清华急起直追,致使二校名列前茅,而令南大、浙大相继退居第三、第四位。(据统计,1996年国内排前三名大学的论文引用指数(SCl)之和仅等于台湾大学一校。)然而深察其急追之道,却可了解其中对策累累,不外乎将开源的首篇科学论文加以适度改变,以较少精力和时间,分产成为两篇或多篇。若这据实观察无谬,则说来虽有刺痛之感,总比讳疾忌医要对保卫教育的健康有益得多。这本来可能是小恙,妙方一二即愈。然若变成广泛传染,就急需救治。我曾亲自看到此效应的传播。2004年夏我参加了一个国际科学会议,在国内举行。注册报到时,人手一册会议论文全集,是德国Springer出版社精印,颇为可观。直到去会场聆听口述报告时,才发现有不少篇论文因作者缺席而临时取消。会后探询,乃知因论文已印于全集新册而获得一个功绩点,何不利用这时间去制作下一篇论文,再多得一个功绩点。而且据友人说,这现象并非完全偶然。如此诊断,可以说这个病征确是“急功近利。”此中原由也可以归于所以尚无一所大学,能如钱学森先生所希望有的举世顶尖大学。

稍加分析,急功近利是主要原因;或者更精确地说,当初的记分政策是肇端。需知世事之演化,有其自然规律。道有道,有常道;有其因,必有其果。果之降临,或早或晚,只是时间问题,但不可能避免,且其内容和重量一定全然不变。这就是一个必然之道。

我们目前所观察到的,可能仍是早期之果,然已很汹涌。而且看来仅仅是海面冰山的一个小尖角。从保卫教育健康着想,已有燃眉之急,不容忽视。因为急于增取论文篇数,即无暇顾及深思熟虑,深入探讨为所论问题的现象去揭发它的机理,也乏力去争取建立正确完好的物理概念,以得到尽情合理的阐释和了解。所以所得结论会失于真实精辟。一如现场所见,堪为佐证。再进一层,以此为下一阶段承先启后的科研所创立的基础,也会不够坚固强大。相比之下,显然没有达到世界一流学者的登峰造极。说穿了乃是由于这种急切心情,不能履行以上所说的几项原则,即是不能为学需要严谨诚实,富于想象和质素,力求启源和创新。最后的问题,自然是如何寻取良方,早日回复健旺。

首先第一良方已由钱学森先生提出。他的确指到首要重点。若有优善的文学和艺术修养,必会对急功近利可能引致的所有不利结果,一目了然。就不致于在迷惑中,失之千里。对这些因果关系,最近我看到张文[4]有文讨论“自然科学与人文修养,”载于“古今力学思想与方法,”是第二届全国力学史与方法论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由戴世强等主编,发挥得深隽透澈。强调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之间存在着互动关系,原创性工作的深刻与肤浅决定于作者对大自然的感受的深刻与肤浅。其中引出庄子之语:“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藉此明喻无用之用,必需先知尽了有用之用,而后乃知无用之用诚大焉。学问之无垠大矣哉。

六.提倡两个辅助方案

以上所述几则至理名言,都与钱学森先生第一贡献之说同一哲理。本文拟承继这一哲理,提供两项方案,希望能有辅助之效。

(1).良师盟友方案(Reciprocal Mentorship Program)——

孟托(Mentor)这个字出于希腊神话,意思是指堪于托孤的良师益友。大诗人荷马叙出希腊英雄欧帝赛斯(Odysseus)于出征楚鲁晋时,将全家托付给好友孟托。继之有智慧之神安慎思(Athens)密切襄助,将欧帝赛斯之于泰勒马格斯(Telemarchus)教养成一个文武全才的希腊英雄。因此孟托精神(Mentorship或Mentoring)一直在西方受人爱慕模效。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科学院全国三院联合为促进高等教育的教学科研成立一个专题委员会研讨方针,有一系列出刊,最后印发指导手册[5]提供各种方向、方法、原则和如何落实的诀窍,勉励人人培养孟托精神,成为一个导师、教授、益友的有心人,为人模范。

本文在此所提出的方案是将原义是单向的孟托精神(Mentorship,良师益友)推广成双向的(reciprocal)实践,用盟字说出原为师生,但结盟互为师友(盟与孟也谐音)。这个双向互为良师益友的概念是受启发于近年代来电子革命急速的进展所促成。事实所示,年轻一代一般比年长者更加精通新科技,比如计算机操作,也较熟悉灵活应用新的软件作科研中的分析和计算。再有在网页上寻觅珍贵的新闻、信息、资讯、资料,年轻辈总比较精明能干。所以有足够知识可以供奉年长辈欣赏应用。但须注意,培养这种相互教习的师友关系,最好能见机行事,要设身处地以主动被动兼顾,谦和为尚。长者也要敏思好学,不耻下问。相互浇以艺术培养,促其油然滋长。一旦真情友谊建立,则良师可以诱导如何修养创新的心情,对手头问题作深入思考,紧握到一个完美的物理概念,推导出一个精简的数学形式。再推敲是用老师的经验解法,还是用学生新学到的锐利新方法求出解答。在讨论如何取出最贵重广泛的结论,以开启后续的大门。由这种相互作思绪智力的感应交流,不论成败,都会有升华性的不亦乐乎。有了忘年之交,再谈谈历史、文学、文化修养、品德风范,听听音乐,学学乐器,就不难达到有灵感、形而上的境界,以备在解题困境中能有襄助突破之效。这就是良师盟友方案的主旨。

(2)中外学刊交织投稿方案——

这方案是为提倡科学家,尤其是在国际上有共识受重视的学者,要牢记将科研新文章交织地向国内和国际的适当学刊杂志投稿发表。即是说一两篇向国内投,继之两三篇向国际投,以振兴中国科学学刊的角色也在国际舞台上博得喝彩。有了这交织延续,就没理由说中国学刊文章的功绩点低于国际学刊文章。更别论《自然》杂志和《科学》杂志的文章功绩点可加三四倍。这种无意义的积习应该破除。目前,世正在广祝爱因斯坦发表广义相对论“巨念” 一百周年记念,祝贺刊登其中质量与能量的绝美公式的不是《自然》杂志,而是原载其文的Annalen der Physik(27 September 1905)[6].这是一个基本概念问题。

七.一些历史故事与结语

本文结语,拟述科学历史上的几件轶事,足以把文中各点都影射联系合一。黎曼(GeorgFriedrich Riemann 1826—1866)早年在德国哥庭根(Goettingen)大学就读于数学大师高斯(Carl Frledrich Gauss 1777—1855)门下。在博士学位前先考合格(privatdozent)口试时,需提呈三项研究课题,好让导师选一项令考生预备在考场诸教授前作正式合格演说(Habilitationsschrift)。对前两项,黎曼信手写出他在博士论文研究已有成就的复变函数题目(柯希一黎曼方程式)。但是对第三项,他就踌躇是否写上他自富兴趣研究而尚未呈报的几何问题。再听同学解说,历来第三项从未被选过,乃终于写出他的第三项题目为“经典几何学中平行线公理问题。”但对高斯而言,他对这问题已做过多年研究,终未有所发表,自然饶有兴趣想听听这年轻学生有何可论,立即就挑了第三题。黎曼只得及基准备,但是他的1854合格演说却条条有理,在经典几何论中免除平行线假设之余,深奥广泛地阐释了在有任何曲度分布的多维空间内的几何理论,深受赞赏。据说这是高斯一生高寿中,唯一一次对他人的工作成就有所表扬。在他去世后四年,黎曼承继了他的教授席位。后来才发现高斯在同一前提下作过多年探讨,留下好多堆笔记,但由于他的严谨慎虑的美德,在他十二厚册的文集中,竟无一篇留下他的非欧几何研究的成果和报导。这种风范和美德,看来也深为黎曼承袭,因为他的1854中举演说,在高斯督促下,直到1867年才出刊,已是他逝世后一年矣。约二十五年后,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十三岁时在高中学习几何,对几何学内平行线假设也有相同的疑问和好奇,但因年幼,未学到微分几何工具,当时未能有所作为。再过约十五年,当他深入发展广义相对论时到缺乏适当的锋锐工具,急求于友相助,乃知此工具早己为黎曼妥备,于是有他的1905年广义相对论问世。若说引用,黎曼几何最初仅有少数专家引用,但一旦用于广义相对论,今日每天被引用之多,岂可以数计。可见数计引用等到真有意义时,已毫无可用之处了。

另一传为美谈的是有关拉格朗希(Joseph L.Lagrange 1736—1813)和欧义拉(LeonardEuler 1707—1783)两位数学大师之间的交谊。拉格朗希是十八世纪中叶最富创新风采的一位数学家。他在1755年十九岁时为在任意条件下去求一函数之极值,即发明了一个用未定乘子的新方法, 颇感欣慰,乃函告欧义拉。此法深受欧义拉赞赏,认为比他对有关问题的解法更为高明, 立即勉励比他年轻的拉格朗希尽速发表其文,而且慷慨为怀,按住自己已有的有关文章不发,让拉格朗希优先尽得全盘称誉。有如此风尚,这般崇高的眷顾胸襟,无怪严然成为顶尖的一代宗师。他毕生文献盛载七十巨册,然至今仍尚未汇全,可敬。

总结来说,为学评价,上策是要能有自行评价之见,好似有了伯乐,一瞥便识千里马。欲求此才能,可能这里所提倡的良师盟友方案,力求普及之余,会有广泛效应。再说盂托深情培育后进的精神,并非只限于希腊神话。中国历史上,不乏托孤寄命的动人故事。如孔子对其大弟子颜回的观察: “回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人不甘其忧,而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种对弟子眷顾之无微不至,大有不让人先之概。再说盂母,为孟子齐备良好读书环境,三迁定居于学宫近邻乃止。而且督促诱导,恰到好处,有赏有责。 于幼时,一日辍学,回家见母亲剪断锦织以喻,留下断织以警喻辍学的佳话。叙出母子相互信守报答的情意和精神。无怪孟子为学有大成。有云“尽信书,不如无书。”简简单单七个字,广阔了孔子所云: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箴言,大有青出于蓝之概。说尽了学问之道,必须总有独立思考的好奇精神、才华和习惯,坚持严谨深入,精复求精,乃不失真。这也是世界一流学府不可或少的精神和原则,足永为模效。

参考文献:

[1]新华社电,南京现代快报2005—11—11,A10版

[2]H.Levin&xu ze-yu,Issues in the Expans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Teachers C0llege,Columbia University,NewYork,NY.2003

[3]张玉林, 2004中国教育不平等状况蓝皮书。南京大学社会学系。2004

[4]张 文,自然科学与人文修养“古今力学思想与方法”戴世强等主编。上海大学2005

[5]Advior,Teacher,Role Model,Friend.Committee on Science,Engineering,and Public Policy.NAS,NAE,IOM.National Academy Press,Washington,DCl997

[6]The 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NEWS.Vol.14,No.10,Nov.2005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