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告别恩师

发布时间:2005-10-11 16:48:35   点击: 4203次

1955年8月4日,钱学森终于接到美国洛杉矾移民局的通知,说他被允许离开美国。

尽管钱学森盼望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但是,接到这个离境通知后,还是使他为之一惊。他面对妻子,面对一双儿女,面对那三只准备了多年的行李箱,两行热泪夺眶而出。蒋英也激动得流出了泪水。这是辛酸的泪水,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钱学森亲吻了妻子,又抱起两个孩子亲吻不已。永刚和永真听说可以回国了,都高兴地跳了起来。钱学森顾不上再和妻子说些什么,立即穿好外衣,到轮船公司去购买回国的船票。可是近期到香港的客轮没有好的舱位了,只剩下三等舱的铺位。他一天也不想在美国多呆,来不及与蒋英商量,就毫不犹豫地订下了三等舱位的船票。此时钱学森想起了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后写的那首诗,一路上吟咏起来:

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

便下襄阳向洛阳。

这天午饭,钱学森亲手烧制了两道菜,拿出存放已久的葡萄酒,和蒋英对酌。一双儿女也举起饮料杯子和爸爸妈妈同饮。蒋英也清了清歌喉,唱了两首江南小调。在欢乐的气氛中,又增添了一份故乡的温情。

傍晚,钱学森携了妻子和儿女,叩响了恩师冯·卡门家的门铃。热情好客的一双兄妹,把钱学森一家迎进了客厅,冯·卡门和他的妹妹分别亲吻了永刚和永真。

当钱学森向老师说明了即将回国的日程安排时,冯·卡门眼睛也湿润了。这个极少动感情的老人一时说不出话来,良久,才痛惜地说道:

“美国当局干了愚蠢的事,他们终于把一位最出色的火箭专家奉送给了中国。”

冯·卡门对新中国不无偏见。他很了解他的学生钱学森的非凡才华,但他却不了解他的学生胸膛里跳动着一颗爱国赤子的拳拳之心。他不懂他的学生追随他多年来刻苦求知,发愤攻克科技难关,其目的在于最终报效祖国。为此,钱学森敢于同美国的邪恶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坐牢、软禁全然不怕,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钱学森深知导师的情份,也理解他的政治倾向,他不愿意沿着恩师的话题谈下去。于是,他对一双儿女说:

“永刚、永真,来给爷爷唱一支歌子好不好?”

两个孩子点点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客厅的中央。冯·卡门亲切地问道:“我的小天使,你们要唱什么歌子呀?”

永刚用流利的英语回答道:“我们唱《快乐的小白鸽》。”

四个大人为两个孩子鼓掌,表示欢迎。

永刚轻声说了一声:“开始”。兄妹俩同声用英语唱道:

聪明美丽的小白鸽,

活泼又快乐。

飞到东,飞到西,

咕咕,咕咕,

嘴里唱着歌。

不怕风,不怕雨,

飞过高山,越过大河,

它们要飞回故乡,

它们要飞回祖国。

......

这支动听的少儿歌曲,是蒋英的杰作。这对夫妇时时用潜移默化的手法,教育两个孩子心向故乡,心向祖国。

清脆的童声歌曲一结束,冯。卡门教授便问道:

“你们的家乡在哪里呀?”,

“在杭州呀。”永刚回答道。

“你们的祖国在哪里呀?”冯·卡门又问。

“在中国呀。”永真天真地回答说。

“不,不。我的小天使,你们搞错了吧?我记得你们俩的出生地,是在美国的洛杉矾呀!”冯·卡门爷爷幽默地与两个孩子逗趣。

“不,我的爷爷生在中国,是中国人,所以,我的祖国是中国。”聪敏的永真抢着回答。

永刚也不示弱,他补充说:“我爸爸的老家是杭州,所以,我的故乡是杭州!”永刚说完,问冯·卡门道:“爷爷,明白了吗?”

“嗅,原来是这样啊!爷爷好像明白了。”冯·卡门风趣地眨了眨眼睛。接着又说道:」

“你们这一对小白鸽要飞回故乡,飞回祖国了,只是爷爷再也,听不到你们唱歌了。”

“爷爷想听我们唱歌时,就到我们中国去听吧!”两个孩子几乎一异口同声地回答说。

“噢,完全是中国的小主人的口气啊!”老人有些感慨了。

这时,冯·卡门的妹妹为钱学森一家人准备了晚餐。于是,大家到餐厅就座。冯·卡门把天真可爱的永刚和永真安排在他的左右,边用餐,边用英语同两个小家伙对话。

晚餐过后,钱学森向恩师恭恭敬敬地捧上两本书,一本是《工程控制论》,一本是《力学讲义》。这是钱学森赠给恩师的礼品,也是向恩师交上自己最后一份答卷。

74岁高龄的冯·卡门,接过钱学森的“礼品”,心情十分激动。他默默地翻动着书页,慢慢地抬起眼帘,深情地凝望着他的得意门生。那目光里充溢着无限依恋之情,也充满了自豪。

“钱,我为你骄傲,你创立的工程控制论学说,对现代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孩子,你现在在学术上已经超过了我。”

这是一位科学巨擘的话,这是一位有着崇高威望的老师对自己的学生说出的话。这不是老人的谦逊,而是一句实实在在的评语。

钱学森握着老师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他感到光荣,他感到自豪,他感到这是比什么奖赏都要高的荣誉。他奋斗多年,就是要得到这样的评语。因为他说明了炎黄子孙完全可以超过洋人,而且可以超过洋人中的高贤。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